很喜歡喝奶茶,討厭紅茶的澀滯,也不習慣咖啡的苦﹔只要有奶茶有時候就算不吃飯也沒關係,所以朋友笑我是奶茶罐子。

我偏好金香奶茶,大概是因為第一次坐在泡沫紅茶店喝的就是這個東西吧!?我望著窗外走過的人群……淡水是個緩慢的小鎮,時間在這裡似乎起不了什麼大作用,尤其是在這種暖烘烘的下午。

另一個人則是偏好寶特瓶裝的2公升微糖烏龍茶。我總認為那頂多只能用來解渴, 好的茶要比那香淳樸厚的多了, 但為了怕他口渴,每次要去他家的時候,還是乖乖替他在巷口拎兩罐烏龍茶上樓。

剩下三分之一的奶茶被冰塊稀釋得淡了,我咬著吸管,在上頭留下一排排的齒痕。

我隨手翻著店裡的雜誌,邊在白紙上塗鴉,有人問我為什麼不去當漫畫家?我想過這個問題,那太累了,我一向沒什麼新意,光是人物畫得好也沒什麼用,我恐怕以此維生會餓死街頭﹔況且我不希望把興趣職業化,進而變成一種折磨,我擁有的已經流失太多了。

一個男孩開始演奏起來,用店裡的大鋼琴。

下意識的畫起他的臉孔來,再過七天是他的生辰,我該打電話祝賀嗎?該以什麼口氣說那句生日快樂?我踟躕著。

情人節又快到了~她還是陪在他身邊嗎?我沒勇氣問。那天他告訴我 他得陪她過情人節,我只好忍著淚收拾在他家的東西,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手編的籃色毛衣被擱在衣櫥的底部,連同他從澎湖帶回來的石頭。

後來雨一直下個不停,忽然我想起好久不曾回淡水,也好久沒淋雨了,因為只記掛著他的烏龍茶,我連常去的茶坊遷址了都不知道。

第一次過情人節,他跟別人,我跟另一個人過。就在我們分手的第二天,不曉得怎麼會這樣的?那天我在好樂迪喝得微醺,回家的路上出了事,帶著腳傷入眠,夢裡還是想著他。

他說因為他是雲,雲都是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

又換了一首曲子,我不曉得曲名,輕輕的柔柔的,似乎還帶著一點感傷。

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每天找人作伴,對於自己一個人獨處有著深深的恐懼,開始作沒預算的採購,有了信用卡作為後盾,更是肆無忌憚的出入消費,時常帶著朋友大把大把的撒錢。如此得到的朋友,來得快,去得更快。當他們漸漸遠去之後,留下來的只有更深的寂寞、更冷的夜晚陪著我。

不曾怨過他,畢竟是自己心甘情願的往這火坑裡跳,也是自己說的,不會哭於他面前。已經輸了,又何苦連尊嚴都賠進去?

忍不住又點了一杯熱奶茶,看著鮮奶油在紅茶裡漾開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除了悠閒,還帶點點淡淡的幸福感。

不管怎麼樣,至少奶茶陪著我,這令我安心許多。

我讓自己默哀三分鐘,為過去,為他,為微糖烏龍茶,在淡水的午後。

你說為什麼要分類在給未來的紀念呢?紀念它曾經被刊登在這本絕版書裡面。

    分享到FACEBOOK
喜歡這篇文章嗎?推文按鈕在這→ 推薦這個部落格(天空專用)推薦這個部落格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對您有幫助的話,請幫忙靖蛉推推文,阿里阿豆~
歡迎轉載引用文章,但請記得在文末寫明出處;帶走部落格小玩意也請留言回覆,感恩~


文章標籤:


唔...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您的留言是靖蛉最大的發文動力~!!

    全站熱搜

    靖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