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靠著窗看著街景喝著下午茶的計劃胎死腹中了,因為我們找到的是一個沒有對外窗的小房間。

有空調,有床,有桌子,有衣櫃,有衛浴,還有需要投幣的洗衣機﹔這樣的房間包括水電月租是七千大洋,但是沒有我們想要的落地窗。

不過沒關係,不值錢卻珍貴的甜蜜夢想還是令人期待的。我和NONO規劃著我們的房間擺設和需要添購的家具物品,得到了至少兩個結論:

1. 我們第一個月就算省吃儉用到了極點還是買不齊所有我們想要的東西。

2. 我們將可能因為一個人一直強調省錢,而另一個人只為了女性莫名的浪漫情結絕對想要買到手的不實在物品兩個人發生N百次的拉扯推擠爭吵甚至互相揪著對方的頭髮逼對方讓步......

喔,我實在不能想像我如何的在拉頭髮比賽中得到勝利,NONO的名字就是因為他那個被剪成平頭因此酷像吳天王手下某一愛將的造型而來的﹔而我披肩的秀髮將會面對怎樣的痛楚直令我想到就不寒而慄......

不管怎麼樣,就算NONO說我根本是石斛蘭的代言人(花語叫任性的女人),但其實他還是很疼我的﹔放棄在家裡大少爺大小姐的生活,媽媽只說了一句「我看你們要辦家家酒到什麼時候」,我知道媽媽對我的作為已經不想管了,NONO家的大人卻很反對我們的在一起......

NONO,你會後悔嗎?像我這樣的女生值得嗎?我願我們沒有你的,我的,只有我們的。

靖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