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著NONO去銀行開戶的時候,辦事員一直以為我們漏寫了街名,然後他在輸入地址時搖了搖頭說:「你們那個果我打不出來耶...」

我也打不出來,本來以為無蝦米可以打出來的,不過拆了字碼以後仍舊得不到我要的有草字頭的果。

這裡可能以前種了很多的水果吧?有個段落的公車站牌還寫著拔子林(應該是台語的芭樂林?)桃園裡面的芭樂林...還真是讓人想要一路大啖到底呢﹔不過我來的時候已經看不到結子累累的果樹,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畝畝綠黃翠嫩的菜田,畫一樣的躺在飛機劃過的藍天底下。

NONO說因為這裡太接近機場了,所以房子都有樓高限制﹔因此我們得以看到在台北不容易看到的蔚藍天空,在馬路上暖烘烘的烤著冬天的太陽。

我 們的住址真的是沒有街名的,果林所有的商店就擠在這一條街上,其他的道路除了住家就是農地,或許我在都市住慣了唄?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小規模的村鎮, 有可能那一條街的繁榮還是靠機場工作的外來客帶來的,否則果林大概會像不到一公里外的竹圍,除了菜市場以外只有兩個酷似我小時後回外婆家買ㄤㄚ飄和橘子水 才會去的那種雜貨店...

我不能想像在那裡怎麼生活,雖然NONO一直強調那邊的房租比較便宜,但我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任何貼有出租雅房套房的電線杆,當然藉此作罷,我也因此鬆了一口氣。

靖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