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說,我只是個小孩子。

春節那時候,我還在中保工作。 

任何人那時候看到我都會覺得我是個十足的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我可以有十四個小時花在公司裡,只為了一天能夠賺一千八百塊的薪資。一個月僅休息一天,就連星期六日都待在公司裡埋頭苦幹,大有要錢不要命的決心與姿態。

我是全公司單月工時最長的人,同時也可能是全公司身體最不好的人。

可是錢還是比較重要。

醫生叫我去住院的時候,我很猶豫,因為錢比較重要。

我的人生就卡在一個沒錢上打轉,母親每次跟我埋怨也總為了錢。

如果有錢就好了。

本來我只想問護理老師,我的身體狀況真的要去住院嗎?

護理老師叼唸我不去看醫生就算了,沒想到學校教官也跑來參一腳,狠狠說了我一頓。

「你以為你是誰啊?小孩子做好小孩子的事就好了,煩惱大人的事做什麼?你以為自己能擔多少東西?自己都照顧不好……對不對?自己要先照顧自己,不要讓大人擔心才是最重要的,把書好好唸好,以後還怕賺不到錢嗎?身體都這樣了,賺什麼錢啊?小心賺來的錢都貼給醫生了……」

教官霹哩啪啦的講了一大堆以後,只叫我看完醫生要交報告。

除了後悔被她聽到我跟護理老師的談話外,也錯愕我一個成年人被叫做小孩子。

22歲的小孩子,我不知道那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算長大?

可是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認我終究是個小孩子。

最近家裡常常在吵架,每次我離開學校大門就開始猶豫,我該不該回家?

可是不回家,我沒別的地方去,只好在外面溜噠到不得不回家為止。

我想回家,可是不知道我家在哪裡?

還記得國小的課外讀物上寫著:家是最溫暖的地方,家是最能安心的地方,家是每個人歸來時的避風港……

那麼,我的家在哪呢?

有時候我常想著,有一天,我究竟是要有自己的家的,我要離開這裡,到外面建構一個完完全全屬於我自己,可以安然睡覺的地方。

可是我沒錢,沒辦法像一個大人的獨立,我比小孩子好的地方,是我不會任性哭鬧。


除 此之外,我還很害怕。媽媽的肚子異常的突出,其他的地方卻不見增胖﹔母親看出我的疑慮,直接了當的說她不是懷孕啦……我更害怕了,根據我的醫學常識告訴 我,若那不是懷孕便可能是腫瘤。我篤定的要母親去看醫生,告訴她這件事的嚴重性,求她讓我安心﹔我也跟妹提到這檔事,妹說如果媽真的懷孕,她也不會告訴我 們的,因為她怕我們反對。 

去年媽曾懷孕過,這讓我們很詫異,在弟弟不小心說溜嘴的時候。

跟我相差二十歲的小傢伙,讓家裡起了莫大的波濤,幾乎沒掀了整個家,這是母親始料未及的。 

她說這是命裡注定她要為那個住到我們家裡來的男人生的,她欠他的。

她說神明告訴她這是個弟弟,說孩子是她自己的,她會好好養大,一如我們姊弟。 

我們全都反對,我跟妹。

我在說破嘴皮,試圖讓她明白那個連自己女兒都照顧不好的男人,沒法照顧她跟小寶寶無效之後開始跟母親打起冷戰﹔妹則宣告如果媽生下小孩就離家出走,要母親去拿掉小孩。

奇怪吧?拿掉小孩好像都是父母押著女兒去做的事,我跟妹卻不約而同的逼迫我們的母親,要她捨棄這個據說不受歡迎的小生命……

 後來我們家終究保持著只有三個子女的現況,不是媽拿掉了,而是她流產了。

那個晚上我在電話裡哭得很厲害,沒辦法找到任何人的我只好打給遠在台中的葉子,用幾乎泣不成聲的聲音譴責著自己。母親懷孕跟流產都不敢告訴我,怎麼開始,如何結束的?我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母親是怎麼看待我的,也不曉得怎麼面對母親﹔那樣的傷痛像兩面刃,刻在我們的心上。

所以妹說媽懷孕也不可能告訴我們,這是有可能的。

我要為此而心安嗎?媽始終不肯去看醫生,我也無從得知她是腫瘤還是又有了小寶寶,只好存著僥倖的心理,期待什麼都沒事。

我果然是個小孩子。

晚上總睡不著覺,窩在客廳的沙發上,想著可以找誰說話﹔打電腦還老是開著電視,怕吵卻也怕寂靜無聲……家裡總是沒有人,有人的時候卻又都在吵架……我不知道,究竟哪裡可以讓人覺得安心,不用再想什麼是需要解決需要面對的……

我果然是個小孩子。


靖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